越南武术教练的跌宕人生(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明慧记者沈容采访报道)从小就勤练武术的阮琼川(Quynh Xuyen Nguyen),以保护自己、强身健体作为努力目标,在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的苦学之下,阮琼川成为越南空军防空学院武术教练之时,也不过二十二岁。英雄年少,此后他凭借实力、平步青云,不仅自身在国家锦标赛等国际赛事获奖,所教授的学生更连年囊括五个金奖、六个银奖、两个铜奖等诸多奖杯奖牌。

勤勉成就武者、强者、胜利者,阮琼川一直是这样认为的。然而,当人生走过大半辈子,一场大病彻底扭转了他的人生观。这时阮琼川才领悟到,武术传授的内涵不只是格斗与技巧,生命延续的意义更不只有成就和名声。

那时在二零一五年,阮琼川身任荣誉武术教练,却在一次全国比赛前夕,被查出左侧心脏尖瓣关闭不全(也叫二尖瓣逆流),导致血液无法顺畅流出心脏引发高血压。阮琼川听闻病情不敢置信,“我拥有几十年的武术功底,还被评比是军队最健康的体格,得过身体最健康的奖金,怎么会是这样?”

那一年,阮琼川五十一岁,他被取消参赛资格,住进108军队医院。然而,一连串的疗程并没有让他好转,阮琼川不时感到气短、胸痛、身虚体弱。医生说如果要根治,只能尝试昂贵的心脏瓣膜修复手术,但伴随的高风险却可能让下半生浑身无力,甚至失去工作。

面对命运的玩笑,阮琼川失落而绝望,他不时问天问自己:“我还有没有未来?就这样告别武术生涯吗?我的光辉岁月结束了?以后要怎么面对学生?”这时他才发现,没有了健康,荣誉与胜利也都失去了意义。

跌入人生谷底后 转祸为福

福祸相倚。就在患病那年夏天,阮琼川的妻子刚刚学了法轮功。妻子是一位小学老师,患有关节炎、胃病、高血压、前庭功能紊乱等多种疾病,每个月都必须向学校请病假看医生。妻子向阮琼川介绍的时候,连一遍《转法轮》都还没有看完,可是炼功后不久,困扰她多年的病症却缓解消失了!事实摆在眼前,阮琼川依旧半信半疑,妻子鼓励他:“你不用担心,这本书很多人看完之后都会出现奇迹,法轮大法可以改变你的身体和未来的命运。”

'图1:阮琼川正在炼第五套功法。'
图1:阮琼川正在炼第五套功法。

阮琼川决定先从炼功开始学起,出乎意料的是,短短一个礼拜,他亲身见证了西方医学都达不到的奇迹。“之前在医院治疗觉得呼吸很累、很沉重,可是才炼了一个礼拜,就觉得全身轻飘飘的,走路、上楼梯都是轻飘飘的,胸口的疼痛开始缓和,呼吸变得正常,身体感觉到好轻松。”

更奇妙的是,拥有三十几年酒瘾的他,竟在学功后不久感到不是滋味了。他想进一步了解法轮功,便上网找了许多学员的修炼心得,也看到中共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污蔑与迫害。这些讯息在他脑海不断冲击,“为什么炼功身体就能好转?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会被迫害?炼法轮功会不会有问题?”

心中谜团尚未解开,阮琼川在同修鼓励下上了九天学法炼功班,并开始阅读《转法轮》,“我一开始先学功时,每天都很喜欢炼功,现在学法之后,又变得很喜欢学法,这是我第一次从头到尾阅读这么厚的一本书,越读越想读,仿佛身体围绕着一股能量,不想睡觉也不会累。”

《转法轮》书中有一段法:“我在北京办班的时候,有一个学员,骑自行车过马路,走在马路一拐弯的时候,有一辆高级轿车在急转弯处把我们这位学员给撞了,这位学员是个女的,五十多岁。那轿车一下子就撞上她了,撞的够狠的,就听那动静‘当’的一声撞在头上了,她的头正好撞在车棚上。这时这个学员的脚还跨在车子上,头撞上了,却不觉的疼。不但不觉的疼,也不出血,连包都没有。”

阮琼川表示:“我当时读到这一段的时候觉得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结果不久后,我的眼睛就被网球重击,大家要我赶快上医院去,我却想到师父的法,马上说:‘没事。’当天回家后眼睛立刻肿了起来,整个黑黑的,我继续炼功学法,却越读眼睛越亮,越看字越清楚,隔天醒来一照镜子,完全好了,没有痕迹。”

实实在在经历的一切,让阮琼川从迷惘到坚信,他知道自己遇上了万年不遇的高德大法,不仅让他重拾健康与自信,更在法中明白人来世上的意义。可以说,阮琼川的幸福人生是从陷入谷底后才真正开始的。

为了让更多人象他一样幸运,阮琼川在家里开设了“九天班”。阮琼川表示:“刚开始来的人只有几个,后来增加到每个月三十几个,多的时候还有四、五十个。”每天二至三小时,连续九天播放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义务教授五套功法,法轮大法表面浅白却内涵深邃的法理激荡着所有人的心灵,也不断启发阮琼川对生命全新的认识与理解。

'图2:阮琼川希望能有更多有缘人一起学炼法轮功。'
图2:阮琼川希望能有更多有缘人一起学炼法轮功。

阮琼川说:以前我兢兢业业工作,自认是个好人。但修炼法轮功后,我从小事上要求自己真正做到真、善、忍。比如找工作塞红包本为越南的普遍现象,之前我觉得这种行为是等价交换、理所当然,但修炼后就要用更高标准要求自己。一次有个毕业的学生请我帮忙找工作,给我一千五百万越南盾(相当于六百五十美元)。但我想到师父的法,越想越不对劲,这样我得给他多少德啊!我将红包还给学生,告诉他我修炼了法轮功,不能拿这不义之财,大法师父教导弟子要有一颗善心,无条件对别人好,这个忙我会帮,但不求名不求利。学生和他的家人很感动也很惊讶,觉得现在怎么会有这样的人,钱拿到手还要还回去。后来学生和他父亲都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堂堂正正开创修炼环境

回到军队的阮琼川,将自己修炼后起死回生的亲身经历和大家分享,也让许多同事相继得法。然而,中共媒体的诬陷造谣使不明真相的同事产生误解。一天,阮琼川因为谈论法轮功,被告发到单位的管理部门,主管告诉他不能再这样洪法了,如果不停止,将立刻开除工作。

阮琼川知道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他祥和平静地向主管澄清事实:“我告诉他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大法,按照宇宙‘真、善、忍’的最高标准要求自己,从一九九二年传出以来,国际社会颁与法轮功的各类褒奖合计已经超过三千六百项,李洪志师父除了高居二零零七年‘全球百大在世天才’华人榜首,也曾经连续四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这代表着‘真、善、忍’的普世价值深植人心,也是国际社会不断以具体行动戳破中共的弥天大谎。”

然而,干扰与压力一波接一波,不久,阮琼川收到正式公函,要求他立即停止修炼,主管表示这是上级指令。阮琼川没有畏惧,他拿着《转法轮》一书理性告诉主管:“我修炼没有错,我没有违反国家的法令,这本书教导人们‘真、善、忍’,要求我修心性做好人。”他把这本书送给长官。

当时,军队甚至通过开会,要求所有人针对阮琼川能不能炼功投下不记名选票,阮琼川为此义正词严写下一段话:“如果越南军队不准我修炼法轮功,我明天就退伍离开军队。如果越南共产党不准我修炼法轮功,那我明天就退党!”面对层层施压和阻挠,阮琼川坚如磐石的一念,反让局势开始改观。

他说:“那段期间我的思绪非常平静,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给我讲真相的好机会。”他保持着慈悲与正念,不断往上层主管接洽,找到一个讲一个,遇到一个说一个,不放弃任何机会。“我发现越到高层越好讲,讲到最后,一位上校接见了我,他静静地听完,明白了真相,对我的行为感到理解。”还有许多长官摆手说道:“他都快退休了,如果坚持的话就让他继续炼吧,不阻止他了。”从此,阮琼川在军队堂堂正正修炼法轮大法,并在二零一八年光荣退休,官至上校。

过去,阮琼川总是分秒必争往前冲,从没有停下脚步问问自己,到底人生要往哪里去?现在,阮琼川可以确信,他已走在生命最光辉灿烂的康庄大道。他说:“我要感谢师父慈悲救度我和家人,让我能够充满智慧与正念地助师正法。我希望能有更多人通过我的故事了解法轮功真相,让您往后的人生都能拥有美好幸福的未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