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同环境中找出自己不易察觉的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日】每个人由于生活条件、眼界、教育等多种原因的限制,都会在自己习惯的环境中形成很狭隘的认识、观念,而且在同一个环境或条件下的人们,彼此之间是发现不了这样的问题的,也就是形成了许多不易察觉的执着。但是如果换到一个差别大的、对比性强的环境,许多执着就暴露出来了。

以下是我经历的三个例子。

一、得法前,我就爱看哲学、心理学、历史等方面的书,得法初期那些年,我每次谈修炼体会时,话都特别多。我发现和我类似的知识份子学员也很多,每到国际法会时,经常聊到夜里两、三点,还意犹未尽。另一个情况是:有的国家的硕士博士学员很多,他们交流时通常都是逻辑论证非常严谨,好象非得从科学的思维中能够证明大法是对的才能信才能修似的。

经过许多年修炼,无数次去掉各种执着,我逐渐认识到连人的思维方式都是错的。师父只是为了我们能够理解法,才结合科学和人体科学来讲,而人的一切,包括认识问题的思维方式,尤其是科学造就出来的各种逻辑和思维,对修炼都是阻碍,阻碍我认识更高层次的宇宙真理。

之后我努力排斥这一切,就是信师信法。一下子我的思维就变得非常简单、光明,修炼也变的非常简单,就是信,然后放下执着。现在,我仅仅是写下以前的表现,都觉的极其啰嗦、低能和可笑了。

二、由于熟悉西方主流社会,我经常帮新出来的大陆学员翻译。他们中大多对修炼非常坚定,经历了许多迫害,也很能吃苦,盘腿时间普遍很长,谈起法理来很熟悉。

不过我发现:他们很少有人真正努力去掌握外语,年轻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也不用心学,来海外十多年的还是无法進入主流社会。最严重的是,有些人不注意扩大自己的眼界和心胸,使三件事、证实法、配合等都受到影响。一方面,从善意理解他们的角度看,我也是从大陆那个集权体制中出来的,知道那个社会的所有信息都是被扭曲和过滤的。而且在这么多年残酷的迫害中,学员的思想肯定是专注在三件事上。但是另一方面,现在我们已经生活在正常的人类社会形式中了,为了展现大法弟子的美好,为了真正能够救人,我们就必须敞开心胸,主动学习:无论是一技之长,还是文明的谈吐举止,或者是西方的历史以及古典艺术,等等,都要有意识的扩大眼界、心胸和格局。

这方面更突出的是,极个别学员虽然已经在西方生活十多年了,还意识不到自己的语言暴力和家庭教养方面的严重不足。有时表现在对中国人讲真相上,有时表现在同修内部。良好的家庭教养表现在言谈举止上,是成为好人的先决条件。由于西方社会和周围的同修(包括溶入主流社会的中国学员)绝对不可能接受这些不文明的言行,所以这些中国学员等于是封闭了自己、排斥了周围人。每次想到这一点,我都感到很痛心:为他们的修炼提高、讲真相以及整体配合感到惋惜。

当然也有勇敢面对不足,通过真修改变了的。比如有一位大陆出来的同修,很有声音的天赋。初来海外时,他的播音简直就象念大批判稿!多年后,再听其播音,金石之声的美好仍在,而语调中已经是平和、宽厚,能让听众感受到他内心的善与正。

三、近几年师尊在讲法中多次提到大陆出来的学员的不足,在大组交流中,我看到一些西人学员也越来越多的指出中国学员的不足。有些说的是对的,很准确。但是也有西方学员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暴露出不易察觉的一些问题。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极端的理解法,二是不了解中共统治下的社会,三是利用法来掩盖自己的执着心,对讲真相的配合造成干扰。

极端的理解法表现为:只要是中国学员,就认为他们党文化很重,就认为他们言行举止都会很粗俗,虽然大多数西人学员并没表现在言行上,但是在他们心照不宣的眼神中、在他们语言的弦外之音中,或者在他们的讥笑中,都有表现。这样的想法藏在内心,到配合时就出问题。

我举一个例子:一次神韵卖票的准备会上,由于来的学员比较多,先到的中国学员主动都坐到办公室的地板上,把有限的椅子都留给西人学员坐。会上大家对一件事有不同意见,主持的西人学员就说,中国学员不同意是因为你们有党文化,你看你们都坐在地上不坐椅子,这就是党文化的表现。一位中国学员解释说,这是为了西人学员着想,中国学员才选择了条件不好的地方来坐。听到此话,当场不止一位西方学员捂着嘴笑。其实,这些西方学员当时可能忘记了:在矛盾中能否用善意去倾听和理解别人,正是对自己心性的考验啊。

我认识的中国学员中,也是林林总总。这样的中国人非常排斥邪党的那一套。在现实中我发现有两类中国人迷得深一点:一类是从这个体制中获得巨大利益的大小官员;另一类是想方设法要钻到这个体制中获得保护和利益的老百姓。这些复杂的情况,别说西方学员了,就是中国人自己,可能也不很了解。

无论什么文化背景,作为修炼人,每天遇到的每件事都不是偶然的,都和我们自身修炼有关。师父教我们养成向内修的习惯。无论东西方学员,如果我们遇到事情马上想:为什么让自己遇到这件事?这件事中让自己修什么?自己如何才能切实起到正面作用?人家的好处在哪里?那配合就不难了。

师父讲的法不只是给中国学员修炼的,也是给西人学员的考验和修炼的机会。其实中国虽然被邪党用党文化迫害了几十年,但是中国还有五千年的神传文化呢。另外,无论中国人还是西方人,都曾经是分社会阶层、家庭背景、教育程度和做人教养的,有传统的,也有很现代的,都受社会的影响,也都有生生世世的烙印。所以人不能简单的用“西方人”(“老外”)或者“中国人”(“老中”)就能划分甚至下定义。“傲慢”与“偏见”都不是我们修炼人所要的。

我很感恩师父让我在不同的环境中修炼,使我能从多个角度同时看一个问题,让我能理解差别很大的人们,扩大自己心胸,从中认识到自己不易察觉的执着和别人的执着给我的警示。弟子唯有精進多救人以报师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