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大法 而不仅仅是表面顺应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三日】几个月前,相隔不长时间,做了两个内容相似的梦。一个是:我在做要带学生实验课的预实验,过程中缺这少那,很不顺利,之后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上讲台,因为面对学生,自己并没有做好充分的授课准备。第二个梦:在理论课上,我在拿出教案时,对接下来要讲的内容自己都不清楚(事前未备好课),所以心慌慌……

现实中,我退休前在常人中的职业就是高校教师,梦中这种没做好准备就站上讲台的情况,是根本不可能的。那这个梦到底要点我的是什么问题。因为两个梦相隔时间不长,也就意识到对我来说一定是很严重、很紧迫的问题。

梦中,准备不充分就讲不出来,说明自己对要讲的东西并没有真正理解、掌握,只是表面、肤浅的知道,并没有成为自己的东西,所以准备不足,就讲不出来。

我马上意识到我该检视自己:修炼中,自己是在同化大法,还是只是表面做到顺应、符合。如果只是用法约束自己、规范自己,表面行为上符合大法的标准,按照大法标准“做到”,而内心深处还固守着人的东西不放,那就不是真修,就不是同化大法,只有无条件的找自己,从内心深处放下执著,自觉自愿的、发自内心的按照大法改变自己,使自己不断达到法在不同层次境界的标准要求,才是同化大法。

什么是“顺应”,什么是“同化”,实际修炼中一路走来,这也是我常常思考的问题,这一次以梦的形式让我再一次面对。之后在一次晨炼打坐时,意境中感觉面前布满了微观粒子,瞬间我的身体溶于其中,且与周遭粒子没有区分、没有间隔、不分彼此,就是众多粒子中的一粒子而已,当时脑中打出两个字“同化”。那一刻,我流下了感恩的泪水。

三个多月前,我把一位亲戚(老年同修,身体处于不正常状态已较长时间)接来我处,当时只是单纯的出于“为他”的考虑,一方面为她提供一些生活上的方便,更主要的是希望在这个场中,使她在修炼上有所突破,尽快走出身体不正常的状态。

在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每个人的心性都毫无掩饰的表现着。我自觉:所谓的“付出”都没问题。但是当看到(自己认为)对方不能站在法上看待身体的状况(腿脚不便的假相),而是用人的办法(总想着:多吃点啥、补点啥、多运动、晒太阳)时,自己就产生了强烈的不认同。想在法上切磋,对方又完全不接受、抵触,甚至感到有时都在曲解我的话的意思。每次的“切磋”,双方都象“交锋”一样,每次都是强制打住,不欢而散。不仅没有达到切磋的目地,心也感到压抑、一种无力的感觉。俩人之间的隔阂就这样产生了。

我非常清楚是自己的状态不对,也在一遍遍找自己,向内找中看到了自己在交流时强加于人的语气,自己的不善、不忍;自以为是、强烈的想要改变别人的心;有时觉的自己是为对方好,对方却不听,那我就不想再说什么了,心生怨气,進而生出冷漠、争斗心、怨恨心,这些不正是共产邪党的那个“恨”吗?

思想决定言行,同修也在学法,认识到哪就会做到哪,自己应该包容、体谅对方才是(长期走不出那种不正常的状态,同修的心一定也很苦),我怎么能企望对方接受我的认识呢?当我意识到:带着责备的心态看对方时,就是在伤害对方。那一刻,我泪流满面。我告诫自己:要接受、尊重对方的选择,要善待、要包容。当我流着泪对同修说:是我的问题,对不起。那一刻,同修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但悟到了并不意味着就能做好。之后,还是在这个问题上又发生了几次“交锋”,几乎隔几天就来一次。自己从法理上都知道该怎么做,也想要善待、包容,但每次都是达到“某一点”时就会爆发(感到憋得慌)。我也非常着急,着急于自己又没忍住,这一“关”过的拖泥带水,又没过去。自己确实想做好,但感到对方的言行真是一次次在冲击自己承受力的底线,心想做好却力不从心,感到自己做不到。

怎么办?无助无力无解中,我恳求师父点化自己误在了哪里。此时,想起师父说的一句法:“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1]我立刻找到这段法认真拜读:“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

大法解惑,此时我的心豁然开朗,我知道了为什么之前会一次次“爆发”,想要忍住却忍不住,也知道今后该怎么做了。这时,我知道这个关要过去了,这个台阶要迈上来了。

当我们的眼睛在盯着对方的问题,而要做到包容对方时,那时自己心的容量是受限的。就好比不断的往小号的缸中加水,满了再加就会溢出。矛盾一旦超出自己心性容量的限度,就会爆发。那就不断的换大号、更大号的缸(不断的扩充心的容量)好了。

再看当初自己感受到的那个“忍耐力的极限”是什么?审思自己的修炼一路走来,感觉自己做什么事总有那么一个“底线”,在很多时候都有所保留(也就不能做到那么“纯”)。不触“线”的部份能够做好,真心的做好,就是同化了那一层次的法;但一触到“线”(限)就没了正念、就不行了。当然,随着修炼中不断的突破、不断的提高,也感觉到这个“线”在一点点向后退去。

这个“线”,它的背后在保护的是什么,这么怕触碰。随着它一点点现形,我看到:就是一个不让人动、强烈自保的“自我”——“自私的我”,个人观念在保护它,执着心在滋养、满足它,使它加强、膨胀。这个“自我”是阻挡我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完全同化大法的最大障碍。这不是我,我要“为他的我”,不要这个“为私的我”。记的发出这一念时我正在学法,当时真真切切感觉到生命深处的某个部位被“挖”了一下。

把盯着同修的眼睛收回来,我告诫自己:就以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无条件的向内找、修自己,逐渐的、更多的同化大法,成就“为他”的生命。自己的场祥和了,所处环境中的人、事、物也就会相应改变,它是相辅相成的。

改变自己,不是只停留在嘴上说说,而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真念,不要那些败物、不好的东西,那时,师父就会帮我们拿下去。我们认识到多少,想不要多少,师父就会给我们拿下去多少,因为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真的是实实在在的一块物质被拿下去了。那时你会发现,你心的容量大了,你的承负力强了,那些在以前会被视为难以逾越的“关”现在能平和以待了。

基点摆放对了(不是看对方,而是修自己),心性就提高上来了,以前感到难解的问题也就不成为问题了。师父说:“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1]真是立竿见影,断断续续已经持续了几个月的牙痛立刻不疼了。

刚刚经历的这段修心过程,对我来说可谓触及心灵,自觉换了一个人一样。一切变化来自于法,我们每一点一滴的提高都溶入了师父的操劳、承受与付出,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