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坐律师 中共扩大政治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日】中共自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以来,一方面大规模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另一方面加害许多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发声的律师。特别是中共国保制造的“709案件”,使律师这个群体被连累加害达到高潮,家人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株连,震惊海内外。

按说律师接受当事人的委托,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援助(庭审辩护或控告不法之徒等),本是十分正常的职责和业务,中共偏要因此加害律师,这就是中共连坐政策在这场政治迫害中的具体体现,连坐政策使中共的政治迫害走向扩大化。

连坐是古代社会一种严酷的刑罚,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如果当事人受到刑罚或冤屈,与当事人有关系的人或人群也要受到连累处罚或加害冤屈。连坐和株连是有区别的,株连主要局限在与当事人有亲缘关系的家人、家族、宗族;连坐针对的面要广,如上下级关系、师生关系、同学关系、同事关系等。株连和连坐都是严重侵犯人权的古代刑罚,与现代文明法治格格不入,应该早就摒弃,但被中共沿用至今,每运动必大兴株连和连坐,而且是其政治斗争运动的必然选项,目的是达到群体灭绝。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由于深受中共喉舌的谎言迷惑,全国各地的许多官员、民众对法轮功产生了仇恨敌视,自觉不自觉的与中共站在一起,有的甚至自告奋勇当上了迫害先锋,使法轮功学员的处境更加艰难。但是有一个团体与众不同,就是被人们称为人权律师的群体,他们敢于担当正义,为弱势群体提供法律援助,敢于面对中共暴政,为当事人的正当权益据理力争,是受害人信赖的真正的法律人。当法轮功学员求助他们的时候,他们经过法律调研分析,发现中共当局严重违反宪法,正在以整个国家暴政力量迫害这个正信团体,职责与使命使他们义无反顾地走上为法轮功学员提供无罪辩护等法律援助,于是,他们很快成为法轮功学员们的法律委托代理人,与法轮功学员确立了被委托的法律关系。

人们知道,律师是法律监护人,是当事人的辩护人,是司法公正的维护者,应该受到公权力的尊重和保护,律师怎么选择委托人,何时选,怎么依法为当事人辩护,怎么为当事人提供其它法律援助,怎么依法在法律程序中履行职责,都是律师的合法权利,也是正常的法律业务,对于律师的辩护意见,正常国家的司法机关有两种应对结果,即采用和不采用。不会刁难律师,更不会加害他们。为什么中共偏要连坐仇视加害那些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呢?

律师揭穿了中共的法律谎言令当局恼火。律师们认为,宪法至上,信仰自由,思想不为罪,中共两高的司法解释抵触宪法,而且里面也没有提及法轮功,所以刑法三百条不适用法轮功学员冤案,当局迫害法轮功根本就没有法律依据,其非法行为恰恰违背罪行法定原则、政教分离原则,破坏法律实施,践踏宪法刑法,破坏司法公理,从而彻底推翻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法律谎言和法律之幌。

律师的正义辩护令中共司法人员难堪嫉恨。在非法庭审中,公检法人员开始都是强词夺理,但最后都被律师辩驳得语无伦次,尴尬无奈,律师经常问公检法“法轮功学员到底破坏了那一条法律,造成了什么社会危害?”相关人员无法回答,成了法盲。来时气汹汹,走时灰溜溜。

律师的法律援助,帮助法轮功学员反迫害。中共当局本想打着法律的幌子迫害法轮功学员,而后以法律的名义将受害人排斥在法律保护之外,堵死法轮功学员投诉之门,肆意迫害,但律师的法律援助,使法轮功学员更加明白了自己维权行为是受法律保护的,增强了反迫害信心和意志;同时使受害人家人明白了许多真相,知道了法轮功学员信仰无罪,转变了态度和行为,开始营救亲人。

中共惧怕律师成为反迫害力量。由于律师是个特殊的法律群体,他们拥有渊博的专业法律知识,对社会问题有着敏锐的观察力和法律分析能力,在社会中有较高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一旦了解了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正义感和责任感,会使他们不会保持沉默,会使他们在大庭广众下揭露指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性、残酷性,使他们成为反迫害力量,这是当局担心的。

中共最惧怕的是律师援助诉江(起诉江泽民)大潮。二零一五年,长年遭受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根据当局司法改革举措(即所谓“有案必立,有诉必应”),依法对元凶江泽民进行刑事控告和民事索赔,随即在国内外掀起了诉江大潮,此时,中共当局害怕一旦律师集中参与援助,诉江大案有可能成功走上司法程序,江泽民有可能被推上历史审判台,迫害不但维持不下去,罪恶累累的中共有可能走向统治完结。就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当局一方面加害诉江人士,一方面制造了“709”迫害律师大案,使近三百名律师及家人受到打压。

中共加害律师的手法与迫害法轮功几乎如出一辙,如:威胁、恐吓、监控、强制失踪、逼迫电视认罪、吊销律师执业证、绑架、殴打、使用药物、酷刑折磨、非法关押、诬判、株连家人等等。

王全璋是“709案”中首批被非法抓捕关押的律师。他于二零一五年七月被捕,被秘密关押超过三年半,期间,他的妻子李文足都没能见到丈夫一面,幼小的孩子“被辍学”。为了抗议中共“无法无天”的行为,李文足与其他“709案”家属曾在中共最高法院外剃光自己的秀发,抗议中共法官违法,并高喊出:“我可以无发,你却不能无法!”李文足等人的削发行为,曾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与支持。王全璋后被天津第二中级法院秘密庭审,被非法指控“颠覆国家政权”,枉判四年半有期徒刑,现被非法囚禁在山东临沂监狱。

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被誉为“中国的良心”。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高律师代理并着手调查石家庄法轮功学员黄伟案,使他得以了解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残酷与野蛮。二零零五年,高智晟三次上书胡锦涛、温家宝,第三封信的标题是《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遭到江氏集团抓捕投狱三年,受到酷刑折磨,出狱后被软禁在陕北老家近三年。妻子儿女为了躲避株连迫害,只好逃到美国。后来高智晟又被中共当局失踪至今,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他究竟被关押在哪里、是死是活。高智晟并没有犯什么罪,他只是本着一个律师的良知和职业道德,为法轮功学员说了公道话。

此外遭到中共迫害的大陆知名维权律师有:郭国汀、王永航、余文生、李和平、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王宇等。加害律师,使中共政治迫害走向扩大化。

其实,中共当局在迫害法轮功刚刚开始时,就已经把连坐政策运行在运动中了,当时,在中共喉舌喋喋不休的谎言宣传氛围中,在中共红色恐怖笼罩下,全国上下人人表态,人人过关,官员民众普遍受到株连和连坐。各地被要求必须“看好自己的门,管好自己的人”,有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的,地方政府官员要检讨,所在单位领导写检查,监控不力的扣分,二十四小时不汇报的扣工资,不主动举报的受到批评,同情法轮功的别想再提升,不配合打击的开除公职,传看法轮功真相的被秘密调查,泄露迫害机密的受处分,各级党政人员必须与中央保持一致,公检法司人员必须讲政治不讲法律。被中共胁迫着一同疯狂迫害,一同作恶共舞。

不仅如此,中共还强行逼迫被其诬陷的社会民众承认是法轮功人员,以增加诬陷证据;因猜测社会人员是法轮功学员而施以威胁手段;以平常人了解真相而大打出手;以有人保护法轮功学员而对此人粗鲁伤害,以他人帮助发真相资料而劳教判刑加害。更甚者,中共将迫害法轮功的熟练经验转化集成特有的维稳模式,对付社会各个维权群体、少数民族、异议人士,如:气功团体、民运人士、退伍军人、家庭教会、民师幼师、计生受害户、股灾受害人、拆迁户、失地户、讨薪工人、p2p受骗人、正义的作家记者、敢言的大学教授、藏疆少数民族、正在反送中运动中的香港同胞等,几乎将政治迫害扩大到社会各个阶层角落,并且延伸到海外。

然而,世间万事万物并不是孤立的,哪里有打压,哪里就有抗争,哪里有迫害,哪里就有反迫害,中共每加害一个团体,必然引起这个团体的反迫害,他们即使暂时不发声,以后必定会抗争,中共对众多团体的迫害,必然引起全民反迫害,罪恶的中共最后必定在全民反迫害的浪潮中走向解体灭亡。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