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迫害致死 山东莱州市妇女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烟台莱州市法轮功学员吴加俊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在山东省监狱被迫害致死,次日遗体被火化。吴加俊生前病危时,家人曾要求保外就医,但狱方说:等人不行了才能放人。悲痛欲绝的家人要求把遗体运回老家,省监狱姓盖的科长不准家属带走遗体,竟说:他是我们的人,不许家属带走。

吴加俊
吴加俊

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吴加俊的妻子杨进华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法轮功又叫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是正法正道!法轮大法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修炼者在各自的工作生活环境中做好人,是中国社会最和平善良的一群民众。

在被控告人江泽民当任时,利用国家和人民赋予的权利,一意孤行,亲自发起、计划实施了对法轮功“文革式的镇压”,并以国家领导人的身份在全世界公开宣扬制造对法轮功的仇恨;同时在国内非法设立“610”办公室法西斯组织,实施被控告人江泽民“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指令,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对法轮功发起了疯狂的迫害,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场惨无人道的血腥迫害,严重败坏了国家声誉和社会道德,破坏了国家的体制。

二零一五年五月至今,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不仅是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

下面是六十五岁的杨进华女士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份事实:

我叫杨进华,一九九九年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我有多种疾病:类风湿病造成不能干活,腿不能骑自行车,头疼起来眼睛都睁不开,觉睡不着。后来邻村大姐说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不错,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走入了大法修炼。一个月后,我能骑自行车了,丈夫吴家俊看到这些神奇的变化,也开始炼功了,身上的胃病也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西由镇政府把我叫到村委,让我交出大法书,写出不炼功的保证。我被强逼着交出炼功带。从此,西由派出所警察和村委治保吴家林经常深更半夜到我家砸门砸窗,白天到我家来骚扰。街坊邻居开玩笑说我混得挺好,走到哪里都有看着我的。一次五六十里以外的娘家盖房子上梁,我刚到那儿,娘家村委就接到监控我的电话,惊动了所有来上梁的亲戚。由于这些强加的压力,我实在承受不住,我放弃了炼功,后来身体上的病又都回来了,打针吃药都不好使,家里收入少,看不起病,我和丈夫又炼起了法轮功。

丈夫吴加俊修大法后,改掉了原来脾气暴躁的毛病,给那些没儿女的老人修车从来不要钱。

二零一二年三月的一天傍晚,莱州国保刘京兵和三山岛派出所警察十多人闯入我家,警察绑架了丈夫吴家俊,刘京兵领着一帮人象土匪一样把我家翻了个遍。电脑,打印机,影碟机,刻录机,手机二部,师父法像,大法书等全部抄走。

二零一二年四月份,我在果园疏果,邻居打电话告诉我,一群便衣翻墙从我家盗走了电视锅盖。

吴加俊先是被绑架在店子洗脑班,一直不让家人探视,后来又把他转到莱州看守所,家人多次要求探视都不行,送点生活用品也不行,只要钱。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日,经家人多方打听,才知道那一天让会见,而莱州国保610从来不让我们知道这个消息,一直阻挡我们见面。

家人和吴加俊见面时都不敢相认了,吴加俊原来一百六十多斤的身体被迫害的不足百十斤了。等到下个月即二零一三年一月十日再去探视时,吴加俊已不在莱州看守所,莱州国保610也不承认把吴加俊转到哪里去了。

那年腊月二十六,别人家都高高兴兴办年货,我孤身一人来到莱州国保向刘京兵寻找丈夫下落,刘京兵一直用各种借口推脱,我忍不住痛哭失声,过年本来是一个团圆节日,我们就因为修真善忍连丈夫在哪里都不知道。我流着眼泪不停地追问刘京兵,“你家也有老婆孩子,你用良心去衡量衡量,你这样对待我们对得起谁?”这时,旁边一位女警察同情地说,我打电话给你问问。我这才知道吴加俊已被送到济南监狱去了。

二零一三年正月,我和儿子去济南监狱探视,狱方说没这个人。后来在我们一再央求下,登记处一位女的让我们到警官医院去打听一下。我们马上坐出租到警官医院,去了那面不让见,我和孩子无奈的回到莱州。没见到丈夫,所有的家人都非常牵挂,坐立不安。过了几日,小姑子陪着我又来到济南警官医院,见到了吴加俊。

过了一个月,我再去探望时,警官医院说人不在那里了。我们又跑到济南监狱那面,狱方说今天不是接见日不让见,我们好话说尽也不行,我们只好带着无奈与牵挂回到家。四天后到了接见日我又来到监狱与丈夫隔着玻璃见了面,旁边狱警挂着耳机监听着,我说家人都在牵挂着你,一定保重身体。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每隔一两个月就去济南监狱看看他,他挺高兴,精神和身体都还行。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四日,我和儿子又一次去监狱看他,在等候室里,一个郑姓狱警说吴加俊今天不能接见,昨晚昏倒在楼梯上,等下午再说吧。下午去时,吴加俊被非法关押在十一监区的负责人说吴加俊已转到警官医院了,他说人转到那边什么时候看都行。我们要求保外就医,负责人说:“人不到不行了不能办保外就医。”由于那天下午时间太晚了我们没见上吴加俊。

十一月二十一日,我和家人赶到警官医院,院方不让见,叫到狱方办手续,到狱方办好手续已过了上午,下午到了警官医院,隔着玻璃见到吴加俊时,已不是前几次看到的模样,这时离他出狱还有三个月了,院方只让我们匆匆见了五分钟的面。过程中,我身后跟着一个女警恶狠狠恐吓我,吴加俊身边跟着一个狱警戴着耳机监听者。

我们回家后四天,狱方突然打电话让我们去趟,赶到那里已是下午三点多了。到了监狱办公室,监狱领导说吴加俊早上六点在警官医院走了。我们问死亡原因,他说突发心脏病。我们要求把遗体运回老家,他说不行,强行火化后,我们只能带着骨灰回家。

面对如此人命关天的大事,山东省监狱的草率处理不但违逆常理,更使人疑窦丛生:

疑点一:吴加俊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这次被绑架迫害前从未有心脏不适,监狱却称因心脏病死亡。

疑点二:监狱方面故意不准家人见到吴家俊,和警官医院勾结把家人象皮球一样踢来踢去,是不是在拖延时间?

疑点三:吴加俊的家人曾多次要求放人或保外就医,监狱方面说人不到死了不能放。难道他们早有预谋?

疑点四:山东省监狱说人死了遗体也属于他们。那么把一个大活人折磨死了,怎么不说是他们的责任呢?

疑点五:人死第二天就被火化,这是谁的家法?民间还讲人死了得三天发丧,出殡、下葬等习俗,山东省监狱为什么急不可耐?明白人不难看出,匆匆销尸灭迹,不准家人要求法医鉴定,就等于剥夺了家人进一步寻求法律支援的证据。

吴加俊长年以维修电器为生。自从九九年修炼法轮功以来,一直按照大法“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安份守纪的好人,并经常乐于助人,免费为别人维修电脑、打印机等。就这样一个乐善好施、帮助别人的人,在社会上不但没得到褒奖,反而被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流氓集团的帮凶被迫害致死。

修炼法轮功属于信仰范围,根本不犯法。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给我的家庭造成了家破人亡的痛苦,我强烈要求,将江泽民绳之以法,还大法清白,给逝去的亲人申冤。